其次,说朴槿惠因对中国对朝政策不满而倒向美日,未免有些幼稚。美日韩军事同盟早已有之,美韩军演也从没停止折腾,美国主导的三国同盟间分分合合原本就是它们自身利益的重塑与再造,与中国有何干系?更何况,朝核问题本来就不是双边范畴所能承载和解决的问题,将成功与否寄托在所谓中国对朝影响力上,既有夸大中国对朝地缘影响的成分,也有一些域内外国家推诿责任或转嫁矛盾的“司马昭之心”。朝核问题需要东北亚各国共同应对,需要通过重启六方会谈予以推动,国际制裁决议的真正目的在于促使朝核问题和平解决,更多单边制裁与军事施压不仅于事无补,甚至可能导致危机渐次升级,最后酿成区域中的棘手问题。日本作为六方会谈成员之一,理应多做朝核问题谈判解决的推动者、朝鲜回到谈判桌的斡旋者,做不到就老老实实观察和学习,而不应借《产经新闻》这样的媒体鼓噪不和谐声音,散布明显是在挑拨中韩关系的负面言论。【详细】
就我的观察,“中必输”出现较早,调侃的是一些年来网络上流行的关于各种国际事务都解释为“中国失策”、“中国吃亏”和“中国危险”的说法。如一年多前TPP议题出现后,一些人提出中国面临贸易的巨大危险。一旦TPP成立,中国将难以在世界上立足;现在特朗普当选后,美国对TPP的立场有变,而一些人又认为这更是中国吃亏。不管世界形势如何变化,一些人的阐释都是固定不变的。而最近开始流行的“中必赢”则是在“中必输”的基础上,从反向衍生出来的。其实,看起来网民也是在反讽的基础上使用这个概念,含有某种并不认同的意味。【详细】